The Complete Biography of Chen Duxiu, Volume 2

The Complete Biography of Chen Duxiu, Volume 2

Tang Bao Lin

Language:

Pages: 73

ISBN: 2:00158199

Format: PDF / Kindle (mobi) / ePub


Chen Duxiu was the leading figure in the New Culture Movement and the co-foun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Party, however, only acknowledged his contribution at the early stage of the party’s development while negating his later accomplishments.

Having spent 30 years in studying and writing about Chen Duxiu, Tang Baolin, the author of this encyclopaedic maserpiece showcased the life and times of Chen Duxiu – his distinct personality, his complicated relationship with the Party and China’s revolution. It presents readers a well-rounded Chen Duxiu.

Skeleton Women

Restless Empire: China and the World Since 1750

Charm Offensive: How China's Soft Power Is Transforming the World

Medical Transitions in Twentieth-Century China (China Medical Board Centennial Series)

Little Emperors: A Year with the Future of China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此前,我開始撰寫《陳獨秀傳(下冊)——從總書記到反對派》一書(此著為李新主編的革命史叢書之一,該書上冊已由叢書編委會成員之一任建樹先行接手),在「清理精神污染」運動被迫結束以後得以面世。但由於形格勢禁,為了能夠順利出版,該書在觀點上未能有較大突破,資料運用也不能不有所顧忌。儘管如此,此書還是受到歡迎,在上海圖書館的借閱率好幾年名列前茅。而且,由於陳後期檔案資料很快又被查封,並轉移到北京中央檔案館,不讓學者研究使用,這本書成了所有研究陳獨秀後期歷史的學者必閱的「工具書」。

中國共產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莫斯科舉行 注釋 [注1]鄭超麟:《回憶錄》,1945年手稿。 [注2]汪原放:《回憶亞東圖書館》(上海:學林出版社,1983),頁127。 [注3]汪原放:《回憶亞東圖書館》(上海:學林出版社,1983),頁131–137。 [注4]《易禮容訪談記錄》(唐寶林記錄並整理,1983年7月16日),未刊稿。 [注5]李立三:〈黨史報告〉(1930年2月1日),中央檔案館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82),頁266–237。 [注6]周恩來:〈關於黨的「六大」的研究〉,《周恩來選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頁171–172;毛澤東:〈學習與時局〉,《毛澤東選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1),頁961。 [注7]鄭超麟:《回憶錄》,1945年手稿。 [注8]李維漢:〈關於八七會議的一些回憶〉,《黨史研究》,1980年第4期。 [注9]陳獨秀:《中國拼音文字草案・自序》,手稿,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資料室藏。 [注10]鄭超麟:《回憶錄》,1945年手稿。

[注20]參見愛德華・卡德爾著,李代軍等譯校:《卡德爾回憶錄》(北京︰新華出版社,1981),頁173。 [注21]參見《人民日報》編輯部、《紅旗》雜誌編輯部:〈關於斯大林問題——二評蘇共中央公開信〉,《紅旗》,第18期(1963)。 [注22]參見《人民日報》編輯部、《紅旗》雜誌編輯部:〈關於斯大林問題——二評蘇共中央公開信〉,《紅旗》,第18期(1963)。 [注23]唐寶林︰〈把陳獨秀當作正面人物來寫——參加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中國共產黨歷史》修改稿討論會側記〉,唐寶林主編︰《陳獨秀研究動態》,第16期(1999),頁20。 [注24]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著︰《中國共產黨歷史》,第1卷(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02),頁280。 六 為捍衛中共在國共合作中的獨立性而鬥爭(1923–1926) 與鮑羅廷的初次衝突

可見,維經斯基對中共的態度是與鮑羅廷不一樣的。他約在1924年4月中旬來華先到北京,在瞭解北京共產黨人發展國民黨組織的情況後發現,由於共產黨人的努力,當時北京的國民黨員已經有1,300名,但是,兩黨黨員思想上的「格格不入」卻日益尖銳。為此,他批評說:「我們的同志完成對國民黨的工作,像是履行必要的和很重要的義務。但是他們對這種義務的理解是很片面的⋯⋯我們的同志必須謹慎從事,但終歸要十分明確地說明,在國民黨內做工作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所以⋯⋯在從國民革命運動的角度看確實合適的地點和時間為他們做工作。」[9] 為了糾正這個傾向,維經斯基在共產國際的支持下,到上海推動並參加了中共中央第一次擴大全會(5月10–15日)。會前,他與陳獨秀等人「不斷地開會」。陳獨秀介紹的國民黨內右派勢力強大的情況,給維經斯基以深刻的印象。會上,「關於在國民黨內工作的問題引起了非常激烈的爭論,許多工人對共產黨實際上被溶化在國民黨中表示反對,甚至有人主張與國民黨決裂」,[10]最後通過決議,改變一系列重大認識和決策:

(1)我們對反動派鎮壓措施的決議案,在會議開始時沒有提出「結果我們落到被告席上而未佔有主動的地位。因此,中派得以不聲不響地回避對右派鎮壓措施問題,很順利地對我們發起攻勢,並向會議提出預先準備好的干涉中共事務的決議案」; (2)在國民黨內成立干涉共產黨事務的機構,現在採取了國際聯絡委員會的形式,並且已經同共產國際代表達成了協定。鮑羅廷同志和瞿秋白同志在國民黨政治局會議上默認了關於國民黨內之共產派問題的決議案。「中共中央認為,這等於共產國際和中共承認國民黨有權成立調查共產黨活動的機構,這一條將被國民黨用來作為干涉共產黨活動的依據」。 決議最為可貴的是,借批評瞿秋白為引子,以無畏的膽識,主要點名批評了以太上皇自居的鮑羅廷在廣州犯下的一系列錯誤,特別是改變了原來陳獨秀和馬林對孫中山的批評——只「依靠軍閥倒軍閥」的單純軍事路線:

Download sample

Download